走進影視丨《灰馬酒店》影評:如此改編不如放過阿加莎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李小璐21秒视频下载_李小璐21秒视频怎么看_李小璐21秒视频种子

又到瞭一年一度BBC改編阿婆(阿加莎·克裡斯蒂)的時間瞭,畢竟手握多部改編版權,BBC資源豐富、財大氣粗,不拍白不拍。和之前的《無人生還》《控方證人》《ABC謀殺案》等反復被改編的作品相比,這一次中標的竟然是在原著中就算比較冷門的《灰馬酒店》。

《灰馬酒店》的原著單以故事來看算得上阿婆“其他”系列中的翹楚,但在國內可能因為引進力度不夠,知名度不算高。作為一名原著愛好者,我本來挺期待這次改編的,但一看編劇是莎拉·P(Sarah·Phelps),心裡涼半截,畢竟她改編的阿加莎自《無人生還》後一部不如一部。

有一說一,如果沒有看過原著,這部劇還是可以消磨一下時間的,畢竟BBC出品,制作水準不低。但如果看過原著(看過但忘記瞭情節的不算),特別是喜歡原著的,我真心勸退,因為真的不夠阿加莎。

據說一開始BBC籌備的是《死亡終局》,但臨時換成瞭《灰馬酒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灰馬酒店》確實顯得有些匆忙凌亂。劇本單薄而潦草,光顧著營造詭異驚悚的氛圍,卻沒好好打磨故事,然而《灰馬酒店》原著本來靠的就是一個好故事。

《灰馬酒店》原著本身既沒有比利時小胡子波洛(但有他的好朋友偵探小說作傢奧利弗太太),也沒有英國鄉村老太太馬普爾小姐,但勝在人物刻畫精妙、草蛇灰線的伏筆再加上神神叨叨的巫術障眼法,化用啟示錄、伏都教、黑魔法等宗教因素為背景,以推理加冒險的形式推動故事發展。雖然謀殺手段簡單,但詭計、解答、動機水準都不低,佈局和控場更是出色。

可被莎拉·P改編後,既沒瞭負責一針見血吐槽的奧利弗太太(在原著中算得上是阿婆化身),又直接刪掉瞭非常有人格魅力的原女主金吉兒,把所有戲份一股腦塞給男主(雖然盧夫斯·塞維爾確實長瞭一張適合拍驚悚劇的帥臉)。很多佈置精妙的詭計比如“紅鯡魚”都被一刀切,有時間不用來打磨情節,卻大量塞入瞭傢庭倫理狗血。

雖然新劇和原著一樣表現瞭“怪力亂神之下是簡單的謀殺”這個主題,以“美恐”風渲染氣氛,甚至放瞭個“全員惡人”的大招,最後還留瞭一個開放式結局,但總覺得阿婆會被氣到半夜入夢敲編劇的門(本劇中的梗)。

總之一句話,推薦看原著,並把本劇當一個全新的故事來看。不過兩者還算是說瞭同一個道理:世事本不復雜,詭譎隻因人心,戲多必有詐,以及——反派死於話多。

古董商馬克·伊斯特佈魯克英俊富有,傢有年輕嬌妻,外有紅顏知己。但紅顏知己離奇死在一夜歡好之後,他還沒從恐慌中回過神來,就被警察找去,得知一個叫傑茜·戴維斯的陌生女人死後留下一份名單,上面的人一個接一個死去,而他的名字也在其中。

伊斯特佈魯克不明所以,偷偷去傑茜公寓一探究竟,竟然發現一張目的地為馬奇迪平的火車票,這讓他想起自己早逝的前妻黛爾芬也曾去過此地。之後他的車被人一再放上詭異的巫術娃娃,再加上傑茜的老板奧斯本跑來聲稱名單上的所有人都被巫術詛咒,命不久矣。伊斯特佈魯克決心親自去那個偏遠的小村莊一探究竟。

在村子裡,他不僅目睹瞭一場怪力亂神的巫術儀式,還看到瞭三個住在“灰馬酒店”裡的怪異“女巫”,回來後他更是怪夢連連,不斷夢到有人敲門以及已故前妻的呼喚。灰馬是天啟四騎士中死亡的坐騎,劇中所有的死亡都指向“灰馬酒店”,和女巫有關的人都被死亡的陰影所籠罩,她們不斷地在名單上死者的葬禮上出現。

追查之下他發現真的有人為瞭自己的利益請女巫幫忙清除“障礙”,再加上現在的妻子赫米婭對他的猜疑和神經質,本來不相信巫術的他也開始懷疑自己被因妒成狂的赫米婭種下瞭詛咒,甚至前妻的突然離世也與此相關。這時他發現自己的頭發開始脫落,這是每個死者都曾經歷的死亡征兆……隨著他一步步地深入,真兇慢慢浮出水面,而他藏在心裡的鬼魅也終於開始現身瞭。

第一集鋪設背景、渲染氣氛,第二集填坑解謎,順帶扒皮虛偽婚姻。但整個節奏垮掉,很多地方經不起推敲,群戲變成獨角戲,灰馬酒店徹底淪為毫無用處的背景板,三女巫就像工具人生搬硬套麥克白,真兇全靠自曝,男主即是人又是鬼,拼命渲染的東西沒一個用得上。唯有男主驚弓之鳥的情緒遞進還算到位。

前面說過這是個全員惡人的結局,也就這個開放式結局可以討論幾句。如果不是沖著最後三分之一,簡直覺得時間全都被浪費瞭。也許有人覺得單從氣氛營造、畫面風格以及最後反轉上來看,這部新劇也還成,我隻能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2010年ABC也對《灰馬酒店》進行過一次改編,除瞭加入阿婆第二大IP馬普爾小姐之外保留瞭原著大部分精華,佈局非常精妙,氣氛到位,群戲火花四射、控場出色,對巫術宗教等詭異元素的使用堪稱精彩,煙霧彈效果十足。逆轉更是借馬普爾小姐本身就有的那種“復仇女神”氣質完成瞭對原著結局的提升。大傢對比著看就知道什麼叫讓人上頭的改編和讓人上火的改編。

所以說不是不能大膽改編,而是要看怎麼才能將阿加莎的精髓完美化用其中。阿加莎寫的是通俗小說,但絕不是肥皂劇。紮實的故事推進和看似波瀾不驚實際暗潮洶湧的人性才是她被人津津樂道那麼久也一直沒有過時的原因,靠的可不是故弄玄虛呀。